刑事被害人损害赔偿范围研究
以纳入伤残/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为视角
作者: 民事审判庭第三庭 王宏胜 张婵   发布时间: 2018-12-24 10:30:10


  一、刑事被害人损害赔偿范围的现实考察

  (一)现行立法规定

对于刑事案件被害人的损害赔偿一直存在争议,特别是在赔偿范围方面。对此,1979年刑事诉讼法确定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制度,并对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范围以“物质损失”为限。2000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第1条明确规定精神损失不属于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范围;第 2 条对物质损失作了进一步界定,即“必须是因犯罪行为已经遭受的和必然遭受的损失”。然而,对于刑事被害人在另行提起民事诉讼时其精神损害赔偿能否得到支持的问题,2002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是否受理刑事案件被害人提起精神损害赔偿民事诉讼问题的答复》作了明确答复,精神损害赔偿不得另行提起民事诉讼。2012年刑事诉讼法将有权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被害人限定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重申了精神损失不在刑事受害人损害赔偿范围内,第一百五十五条将物质损失限定为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付的合理费用、误工费、残疾生活辅助器具费、丧葬费等,即将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排除在了刑事被害人损害赔偿的范围。即现行立法对被害人损害赔偿范围作了两方面的限制,一是将赔偿范围限定为因犯罪行为已经遭受的和必然遭受的物质损失;二是明确将精神损害赔偿金、伤残、死亡赔偿金排除在了赔偿范围内。前述两方面的限制不仅适用于刑事受害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还适用于刑事受害人另行提起的民事诉讼。

(二)司法实践处理

司法实践中,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基本按照前述法律规定,将刑事被害人损害的赔偿范围作了上文所述的两方面的限制。但在刑事被害人另行提起的民事诉讼中,却存在诸多争议:一、一部分案件中,主审法官认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制度具有其自身的立法价值取向,正是基于此才会出现上述的法律规定与民事侵权法律规定的差异。本案为原告对于被告的侵权行为单独提起的民事诉讼,不应适用上述法律的规定,而应适用民事侵权法律规范”,故按照民事法律,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予以支持;二、涉及交通肇事罪的相关案件中,一部分法官认为,应按前文法律规定,对残疾/死亡赔偿金不予支持,另一部分法官则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二款规定,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或造成公私财产重大损失,构成犯罪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确定赔偿责任,故应支持残疾/死亡赔偿金,对精神损害赔偿金不予支持。三是残疾/死亡赔偿金的定性存在争议,一部分法官认为残疾/死亡赔偿金属于精神损害赔偿范围,故不予赔偿,另一部分法官认为残疾/死亡赔偿金不属于精神损害赔偿范围,但不属于“因犯罪行为已经遭受的和必然遭受的损失”,故不予赔偿。故目前司法实践中,对刑事被害人是否赔偿残疾/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存在较大的争议,各地做法不一。

     二、目前立法以及实践的弊端分析

(一)法律之间相互冲突

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条的规定确定了民事精神损害赔偿制度,该条文规定“公民的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受到侵害的……并可要求赔偿损失。”《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自然人因下列人格权遭受非法侵害,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一)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二)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三)人格尊严权、人身自由权……”。《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发》第二十二条规定,“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请求精神损害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明确了残疾/死亡赔偿金应予以赔偿,即在民事法律体系下,人身权利遭到侵害的被侵权人,在请求损害赔偿时,不仅可就物质损失请求赔偿,还可就精神损害请求赔偿,残疾/死亡赔偿金作为与医疗费、误工费等并列的项目请求赔偿。在赔偿范围方面,民事法律体系与刑事法律体系存在较大的冲突,针对刑事被害人的损害赔偿而言,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另行提起的民事诉讼出现刑民不一,刑事程序法否定民事实体法,产生刑事法律限制精神损害赔偿和民事法律准许损害精神赔偿的法律规范冲突。此外,对残疾/死亡赔偿金的性质上,法律之间也存在诸多矛盾之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将残疾/死亡赔偿金定性为精神损害抚慰金,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均将残疾/死亡赔偿金作为与医疗费、误工费、交通费等物质损失并列的项目,并未包含在精神损害赔偿金之内,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并未将残疾/死亡赔偿金列入刑事被害人限于物质损失的赔偿范围。

(二) 司法裁判尺度不一

波斯纳曾说过,“就法律具有一种经济学的默示结构而言,法律必须是理性的,它必须对相同的情况予以处理”()。统一的裁判尺度是司法确定性的必然需求。裁判尺度不一会使得公众对司法的公正性产生怀疑,司法的公信力也无法确立,更伤害的是公众对于法律的信仰。但就刑事被害人损害赔偿上,各地法院确实存在裁判尺度严重不统一的现象,特别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一百五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很多法院将交通肇事罪与其他人身性质犯罪的刑事被害人的赔偿范围区分开来,但无论是交通肇事罪还是其他人身性质犯罪,各地法院均在刑事被害人的赔偿范围上有不同的处理(详见表一),导致司法实践中出现裁判尺度不一的现象。

 

 

 


交通事故类

其他类型的人身损害赔偿类


刑事被害人

民事被侵权人

刑事被害人

民事被侵权人